公主今天登基了吗 第三百七十二章 开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三百七十二章开府

    一直到平昭六年的七月里,赵澈过了身。

    七年的时间里,日复一日的痛苦折磨,他早被折磨的神志不清,到后来那两年的时间里,连人也认不了。

    赵姝就被安置在惠王府,她清醒着的时候,也试着到赵澈的屋里去看一看他,同病相怜的人,总是格外容易惺惺相惜起来。

    可惜的是,赵澈那个时候就已经认不出来她了。

    场面上的工夫赵盈一向都肯做足。

    以太子规格给赵澈办了丧事,还从世家中选了早夭的姑娘给赵澈配了冥婚,余下的,赵盈私下里没有多过问半个字。

    而且在京郊的端德太子陵里,也没有真正葬入赵澈的尸骨。

    赵澈死后,赵盈命人将他是尸身一把大火烧了个干净,余下的骨灰,在某个起风的日子里,带上了京郊云清山,自山顶扬了下去,真正的,挫骨扬灰。

    “如今连赵澈也死了,你还是要留着赵姝,慢慢折磨?”

    赵盈翻阅奏本的手倏尔顿了下。

    姚玉明听不见声响,才抬起头,侧目看过去:“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死了,皇上这又是何苦呢?

    三年前宜真长公主伙同宁安长公主谋逆,事败伏诛,同年底深居简出的太后因病薨于未央。

    三年时间过去了,这世上早就已经没有人记得赵姝是何许人也。

    连赵濯与赵妩,又哪里知道谁是赵姝呢?

    皇上留着她,放不下的,不是也只有自己吗?”

    没有人再跟赵盈说过这样的话。

    她把赵澈困在惠王府整整七年的时间。

    第一年的时候,薛闲亭就劝过她,何不试着放下。

    第二年表哥看不下去,觉着赵澈还是受的折磨太过,两年时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也该放下了,不如给他一个痛快。

    第三年虞令贞落生,她有了自己的孩子,舅舅没有自己来跟她说,反而是舅母入宫陪她的时候,几次三番的提起来,倒说成是不如给虞令贞积攒些福报,给赵澈个痛快罢了。

    就这样,年复一年,直到七年过去。

    油灯一样熬着的赵澈,终于没能熬过今年的冬天。

    现在规劝她的人变成了姚玉明,劝她放过的,也变成了赵姝。

    赵盈反手把奏折扣在御案上:“六年了,你怎么不放了姜子期?”

    姚玉明就黑了脸。

    这件事情,就从七月里一直拖到了腊月二十七。

    赵盈吩咐了李寂亲自去,给赵姝赐了一杯毒酒。

    李寂办完了差事来回话时,虞令贞也在。

    “人送走了?”

    李寂本来没想开口的。

    当着赵王殿下的面儿,他实在不知道应不应该说。

    没成想皇上反倒先问了他。

    于是他硬着头皮点头说是:“长……那位已经认不得人了。”

    三年。

    她到底不如赵澈能熬着,对自己不如赵澈狠。

    “按照皇上的吩咐,尸体已经送往城外,余下的……”

    赵盈摆手打发他去:“余下的,不用回朕了。”

    李寂这才掖着手缓缓退到殿外去。

    赵盈捏着眉心,长久的沉默下去。

    身边的人,仇人,曾经的盟友,死的死,走的走。

    那些人,终于变成了一个个的死在她的手上,而不是由着他们想舍弃便舍弃,想背叛就背叛。

    虞令贞不知道何时绕到了她的身边来,伸手牵她袖口:“母亲伤心了吗?为了宜真长公主?”

    “不,是为了过往的岁月。”

    赵盈反握住那只小小的手。

    这几年虞令贞每每跟在她身边,那些阴暗的,复杂的,他什么都见识过。

    人心鬼蜮,小小年纪,他无不知晓。

    可是赵盈也在尽最大的可能把他调教成一个顶天立地的君子。

    有所为,有所不为。

    当皇帝,也不是非要心狠手辣。

    仁善之君也不是不能做。

    她不希望虞令贞走上赵承奕的路子,当然了,她的路子也不太行。

    他该什么都懂,却始终秉持初心。

    “从前的很多日子里,我也是无忧无虑长成的,每日只管招猫逗狗,什么都不必过多操心。”她笑着又在虞令贞的头上揉了一把,“比你现在可幸福多了。”

    虞令贞撇了撇嘴:“宜真长公主也是?惠王也是吗?”

    “也不然如此。”

    赵盈平缓着嗓音:“他们小的时候,在宫里的日子并没有多好过,可能还不如你吧。不过像你这么大的年纪,他们是不必像你这样,要学的东西这样多,每天要知道的事情也这样多。”

    她一面说着,抬手拿指尖虚空点了点那头的御案:“至少不用看奏折。”

    “可我喜欢看奏折。”虞令贞小脑袋歪着,“我想知道朝臣每天都在因为什么事情烦母亲,等我长大了,他们再拿同样的事情来烦我,我便早早的知道如何应付这些老东西们。”

    赵盈有那么一段时间,一口一个老东西的叫,虞令贞跟着有样学样,后来还被舅舅说教了一场。

    她倏尔自罗汉床上起身步下来,把小小的人儿牵在手上:“今儿咱们不看折子了。”

    虞令贞眼底一亮:“母亲带我出宫吗?我有日子没见着蕙如了。”

    赵盈无奈摇了摇头。

    那是她的小外甥女儿。

    两年多前宋乐仪新给辛程府添的小姑娘,取了名字叫蕙如。

    小姑娘两岁多,但是性子迟钝,走路也慢吞吞,到这个年纪说话都不太利索。

    偏生虞令贞喜欢的不得了。

    这两年每回出宫,不管出宫去干什么,都要到辛程府上去看看辛蕙如。

    他们这些人之中,也只有宋怀雍膝下得了一双儿女,薛闲亭至今未娶,赵乃明跟唐苏合思成婚这么多年,也不知是因为什么,膝下尚且无所出,不过据赵盈后来知道的是,唐苏合思在成婚的第二年小产过一次,好似是有些伤了身,赵乃明一直给她调养了这么多年,到如今也没要上孩子。

    余下的,也只有辛程膝下得了个女孩儿。

    说话间赵盈已经牵着虞令贞出了清宁殿。

    殿前玉阶那样长,母子二人手拉着手一递一步的走下来,朝着宣华门方向而去。

    红墙下,拖长一递的剪影。

    赵盈突然驻足回头,看着身后被拉长的一大一小两道身影,眸色深深。

    虞令贞犹豫了下,拽着她的手腕摇了摇:“母亲?”

    赵盈回过神来。

    当年,母亲也这样牵着她的手,走在宫墙下,最温柔,也最难忘。

    尽管这宫墙之下不知掩埋了多少的丑陋与肮脏,但终究,她这一生,与母亲进村的那些记忆,都是在这皇城里。

    又爱又恨。

    赵盈深吸口气:“淳哥儿,你父亲说等再过几年,在宫外给你开府,让你搬出去住,你想出宫住吗?”

    虞令贞想也不想就摇头说不想:“我哪里也不去,就在宫里陪着母亲,母亲不是也不能出宫吗?”

    “宫外更自由些。”赵盈低头看他,“等你接过我的皇位,一辈子就再也走不出去了,趁着年纪小,我还能替你打点几年江山社稷,不想到外头去野一场,撒个欢儿?”

    “我住在宫里,时常也是能够出宫的,我想陪着母亲,宫里有母亲在,我也不觉着闷。”

    赵盈笑着说了声好,果然没有再提及此事。

    ·

    虞令贞十一岁那年,还是搬出了宫。

    他落生便册为赵王,连赵王府都是赵盈一早就在宫外给他选好的。

    搬出宫之前虞令贞自己不大乐意,非要留在宫里不肯出去住。

    赵盈再三的说,他后来才勉强答应。

    赵妩年纪也慢慢大了,虽然平日里就住在未央宫也不大出来走动,她暂且不想放赵妩出宫嫁人,那只能先把虞令贞放到宫外去。

    也是她自己这两年想的更开了。

    当年问儿子想不想搬出宫,多少存了些试探的心思。

    小孩子是最贪自由和新鲜的,能逃离着宫城,他怕巴不得。

    但是赵盈却舍不得。

    这宫里面,再没有什么是同她有牵连的,除了那把龙椅。

    她一点也不想叫儿子搬出去住。

    赵盈知道徐冽是什么意思。

    自从他接替了禁军统领那个位置,宫中行走更方便不知多少,无论白天还是入夜,他老在她面前晃悠。

    有些事情,都到了这个年岁,一个眼神都是心照不宣的。

    赵盈也不是个非要跟自己过不去的人,儿子都长这么大了,也没什么好扭捏的,就顺了他几次。

    再后来,他开始嫌虞令贞碍事儿了。

    所以才想把儿子弄出宫去住,他自己图方便罢了。

    说什么横竖有他陪着,难道也孤单寂寞不成?

    简直都是屁话。

    不过到如今,赵盈想开了。

    该给儿子的自由,总要给他几年。

    虞令贞搬到赵王府去的那天,也没有设大宴请朝中群臣。

    他就单给辛程家里送了张请帖过去,还特意派了赵王府的马车一并去接人,指名道姓要接辛蕙如到他的王府去玩儿。

    辛程满心不大乐意,宋乐仪倒笑着把小姑娘打扮了一番送上了马车去。

    结果后来还惹得宋家的小姑娘不高兴了一场,说什么也要到赵王府去住上三五日,非要在王府好好玩上一场。

    可是人没能进门,被虞令贞生生给拦在了门外。

    小孩子之间的事儿,大人们是不插手的。

    宋娴转过头就去找她亲大哥说,宋行之却一脸不耐烦的说教她:“明知道赵王就不喜欢你,谁叫你长得没有元娘好看,性子也没有元娘讨人喜欢,看看你,成天咋咋呼呼,谁敢让你到人家家里去住?

    你到赵王府去住三天,赵王都怕你把他房顶的瓦片给揭了去,你安生在家里待着吧你,那儿你都想去,要不我跟姑母说一说,你去京郊寺里住三五日,静静心吧你。”

    宋娴哭着跑开,宋行之身边跟着伺候的小厮看的胆战心惊:“大爷,您这话……这话说的重了点儿,怕姑娘心里不受用,要不……要不还是去哄一哄吧。”

    宋行之眸色沉了沉,并没有追上宋娴,出了门,转往崔晚照的院子里去寻他母亲。

    宋娴是不爱告状的,从小宋行之“欺负”她,她从不到崔晚照跟前告状。

    今天也一样。

    “母亲。”

    崔晚照手上的针线活儿一停,招手叫他近前:“你早上不是说要去一趟赵王府吗?怎么这个时辰还在家。”

    “二娘知道我要到王府,跑来缠着我,非要我带她到赵王府去。”

    崔晚照笑着摇头:“不是没叫她进门吗?还惦记着去啊?”

    “您还不知道她吗?越是不叫她干什么,她越是要干什么。”宋行之往她身边坐过去,“我说了她两句,把她说哭了。”

    崔晚照面上笑意一僵:“你怎么说你妹妹了?”

    宋行之也不撒谎,一字一句的复述给她听。

    崔晚照听完就气笑了。

    这原也是实话。

    辛家的小姑娘的确生的更精致,倒不是她女儿不好看,只不过是辛蕙如更好看。

    虞令贞也的确从小就更喜欢辛家那个。

    她这个吧……生来闹腾的很,也不知道性子究竟随了谁去,婆母总说怕是随了乐仪小时候的撒野劲儿,横竖是不像怀雍,更不像她了。

    “母亲一会儿把她叫到屋里来安慰两句吧,我不想安慰她,总不能一家子都捧着她,她越发胡闹了。”

    崔晚照说好:“不过赵王府……她就是想去住……”

    “母亲。”宋行之话音稍稍咬重了三分,“赵王今年十一,再过几年,姑母要给他选正妃的。”

    崔晚照眉头一拧:“你怎么突然就说起这个来?”

    “也没什么,我这叫防患于未然。”

    “你是怕你妹妹喜欢他?那不会,二娘也不过就是贪玩儿罢了。”

    宋行之眼底隐有了笑意:“现在是不会,年纪再大一些,万一呢?

    从小到大,您也看在眼里,将来就是选妃,赵王妃的位置,除了元娘也没人能入赵王的眼。

    二娘只是贪玩不打紧,这年纪大了,还是要有些分寸,保持些距离,别回头真的动了不该动的心思,那叫什么事儿呢?”

    崔晚照眉心一动,犹豫着说了声好。

    那的确不叫个事儿。

    都是亲眷,原本亲厚,没得再为了孩子的事情生分,要紧的是二娘万一真在这上头动了心思……

    崔晚照一扭脸儿,吩咐一旁站着伺候的小丫头:“去把姑娘找来,说我有事儿问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