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婚事

    宋娴后来是赵盈送到赵王府去的,一住就是半个月。

    那半个月的时间里,虞令贞搬回了宫里去住,根本就不在王府。

    偌大一个王府就留给宋娴瞎折腾去。

    虞令贞每天处理完朝廷里的事,总要出宫一两个时辰。

    宋怀雍实在看不下去的时候,才让宋行之到王府去把宋娴带回家。

    宋娴彼时也玩儿够了,王府里的新奇物她也都摆弄的差不多,还在王府里设了两场小宴,请了些闺中朋友来聚,只两场之后便又觉得十分的没有意思。

    宋行之来的时候,她正挂在葡萄藤下的秋千上,真的是整个人挂在秋千上的。

    远远地瞧见宋行之黑着脸走近,宋娴的小脸儿也垮了:“你来抓我回家的吗?”

    “你在王府住了小半个月,该回家了。”宋行之左右扫量,“就只让宝珠跟着你伺候?”

    “王府里又没别人,我就是不让人跟着也不会出事儿。”她又撇了撇嘴,“是赵王殿下让你催我回家,把他的王府赶紧腾出来的吗?”

    宋行之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葡萄藤下除了秋千,还有一张竹床,就挨着那个秋千的。

    宋行之坐了过去,指尖轻点在竹床上,盯着宋娴看了好久:“你喜欢赵王?”

    宋娴腾地一下整个人从秋千上跳了下来,宋行之又紧张,怕她摔了,身形动了下,见她稳稳当当的站定,才松了口气,又靠回竹床上去。

    “你胡说什么?我真的跟父亲告状,叫父亲揍你了!”

    宋行之眉心蹙拢了一下:“那你总是缠着赵王做什么?”

    宋娴掰着自己指尖,底下了头又不肯说话。

    宋行之是看着她长大的。

    他自己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哪怕是对家里人也是如此。

    宋娴出生的时候他五岁,那会儿已经完全懂事了。

    他喜欢这个妹妹,尤其是她从出生就特别漂亮,渐次长大之后,更是像极了母亲的眉眼。

    小的时候她偷懒不肯做夫子留下的课业,他总是一面骂她,一面帮她把课业给做完。

    诸如此类的事情,比比皆是。

    宋娴大大咧咧的性子,其实心思比同龄的小姑娘细腻的多。

    两年前兵部征兵,他那天正好有事情去了一趟兵部,回家也晚,一直到日暮西山他才回府。

    宋娴就在府门口等着他,一见了他,小跑着冲上前来,抓了他手臂就问他是不是要征兵去边关。

    她占有欲,很强。

    不单单是对他。

    “二娘,你是因为觉得赵王对元娘太好了?”宋行之双手换在胸前,挑眉看过去。

    宋娴垂头丧气的,缓步过来,就在宋行之身边坐下去:“大哥,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啊。”

    宋行之抬手揉她头顶:“怎么这么说?”

    “我不喜欢赵王,他将来是要当皇帝的,皇帝后宫佳丽三千,那些女人扎堆的地方,我从来都最不喜欢,我就应该是独一无二的,所有人眼中都该是独一无二的。”

    宋娴又扬起下巴来,尖尖的下巴冲着宋行之:“他不行,他也不会珍惜我,我才不会喜欢他。”

    那宋行之就明白了。

    他浅笑出声来:“小的时候没有元娘在,所有人都围着你一个。

    后来有了元娘,我们倒都还好,唯独赵王不这样。

    自从姑母生了元娘,他每每出宫,都要到辛府去看望元娘,这么多年都是这样的,你这是吃醋了?”

    宋娴垂眸点了点头,其实她自己都不情不愿的:“我又不能跟别人说,觉得我跟有病一样,而且小肚鸡肠的。

    怎么连表妹的这种飞醋也要吃呢?

    这不太应该的。”

    宋行之牵了她的小手握在手心里:“这有什么应该或是不应该,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就应该做争风吃醋的事,不然做什么?

    上朝堂,进学堂,一天到晚规规矩矩的绣花写字?

    怪没意思的。

    不过你老是这样,元娘会尴尬的。

    你没发现元娘近来也不常到咱们家去玩儿了吗?”

    她当然发现了。

    本来是表姐妹的,打小也是亲亲热热,因为她自己的心态原因,倒弄得生分起来。

    “是父亲让你来接我回家的?”

    宋行之说对:“赵王这些天处理完朝堂政务,总要出宫一两个时辰,到辛家去小坐一阵,你说他是去做什么的?”

    “找表妹的。”宋娴越发丧气了,“本来我不缠着要到王府来,他可以把表妹接到王府来玩儿,用不着这个样子。

    其实赵王也在迁就我,是吧大哥?”

    宋行之不免又去揉她的小脑袋:“皇上把赵王教导的很好,赵王是个心思细腻且温柔的人,他对你和对元娘并没有差多少,你是表妹,元娘也是。

    只不过他对元娘跟多出一份男女之情,这才显得格外不同。

    可你瞧,放眼天下,除了元娘之外,赵王还对什么人有过这样体贴的时候呢?”

    她们这些孩子里,要说起来,还真的是只有她了。

    宋娴的那颗心仿佛一下子又安定了下来:“那大哥,我们回家吧。”

    宋行之才起身牵着她的手:“我带你去听戏,回过母亲,晚上在外头吃了饭再回家。

    我来之前叫人给元娘送了张帖子,过两天玉清观不是有素斋吗?

    我看你们几个今年也没有商量着要去吃素斋,恐怕还是为了这点事儿,就替你写了张帖子送到辛家,等过两天我带你们过去。”

    宋娴眼中一亮:“大哥今年不忙了吗?”

    宋行之一向紧绷着的那张脸上隐有了笑意。

    每年到这个时候,玉清观都会摆素斋,也连七天,到年前,然后关了道观大门,就等到上元节后了。

    宋娴五六岁的时候宋行之会跟着崔晚照一块儿到玉清观去吃素斋,之后这些年,他就都不去了,老说那些都是小姑娘家该去凑的热闹,他都长这么大了,才不去凑那个热闹。

    这两年宋娴每回都会提前来问他,要不要一起去,但是他衙门里总是有差事忙着,全都给推了。

    “今年也忙,但是可以抽出两三天的空。”

    兄妹两个已经出了赵王府的大门,寒风吹来时,宋行之的身形往宋娴身前挡了挡:“等到过了这两三天,我再回衙门里当牛做马去。

    母亲今年不得空,不到玉清观去了,你又不肯安分待在家里,总要去的。

    我早就想好了,今年我陪你去。

    这不是正好你近来跟元娘生分许多吗?我这个做兄长的,可不得从中调停一番。”

    ·

    等到了来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宋乐仪进了一趟宫。

    那天正好是休沐日,虞令贞本来说要进宫陪赵盈到太液池去泛舟,她把人打发出了宫,让徐冽带着他去练武场了。

    宋乐仪是一个人入宫的,也没带上辛蕙如。

    赵盈听说她来,叫挥春去准备宋乐仪爱吃的茶点来。

    其实赵王也在迁就我,是吧大哥?”

    宋行之不免又去揉她的小脑袋:“皇上把赵王教导的很好,赵王是个心思细腻且温柔的人,他对你和对元娘并没有差多少,你是表妹,元娘也是。

    只不过他对元娘跟多出一份男女之情,这才显得格外不同。

    可你瞧,放眼天下,除了元娘之外,赵王还对什么人有过这样体贴的时候呢?”

    她们这些孩子里,要说起来,还真的是只有她了。

    宋娴的那颗心仿佛一下子又安定了下来:“那大哥,我们回家吧。”

    宋行之才起身牵着她的手:“我带你去听戏,回过母亲,晚上在外头吃了饭再回家。

    我来之前叫人给元娘送了张帖子,过两天玉清观不是有素斋吗?

    我看你们几个今年也没有商量着要去吃素斋,恐怕还是为了这点事儿,就替你写了张帖子送到辛家,等过两天我带你们过去。”

    宋娴眼中一亮:“大哥今年不忙了吗?”

    宋行之一向紧绷着的那张脸上隐有了笑意。

    每年到这个时候,玉清观都会摆素斋,也连七天,到年前,然后关了道观大门,就等到上元节后了。

    宋娴五六岁的时候宋行之会跟着崔晚照一块儿到玉清观去吃素斋,之后这些年,他就都不去了,老说那些都是小姑娘家该去凑的热闹,他都长这么大了,才不去凑那个热闹。

    这两年宋娴每回都会提前来问他,要不要一起去,但是他衙门里总是有差事忙着,全都给推了。

    “今年也忙,但是可以抽出两三天的空。”

    兄妹两个已经出了赵王府的大门,寒风吹来时,宋行之的身形往宋娴身前挡了挡:“等到过了这两三天,我再回衙门里当牛做马去。

    母亲今年不得空,不到玉清观去了,你又不肯安分待在家里,总要去的。

    我早就想好了,今年我陪你去。

    这不是正好你近来跟元娘生分许多吗?我这个做兄长的,可不得从中调停一番。”

    ·

    等到了来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宋乐仪进了一趟宫。

    那天正好是休沐日,虞令贞本来说要进宫陪赵盈到太液池去泛舟,她把人打发出了宫,让徐冽带着他去练武场了。

    宋乐仪是一个人入宫的,也没带上辛蕙如。

    赵盈听说她来,叫挥春去准备宋乐仪爱吃的茶点来。

    其实赵王也在迁就我,是吧大哥?”

    宋行之不免又去揉她的小脑袋:“皇上把赵王教导的很好,赵王是个心思细腻且温柔的人,他对你和对元娘并没有差多少,你是表妹,元娘也是。

    只不过他对元娘跟多出一份男女之情,这才显得格外不同。

    可你瞧,放眼天下,除了元娘之外,赵王还对什么人有过这样体贴的时候呢?”

    她们这些孩子里,要说起来,还真的是只有她了。

    宋娴的那颗心仿佛一下子又安定了下来:“那大哥,我们回家吧。”

    宋行之才起身牵着她的手:“我带你去听戏,回过母亲,晚上在外头吃了饭再回家。

    我来之前叫人给元娘送了张帖子,过两天玉清观不是有素斋吗?

    我看你们几个今年也没有商量着要去吃素斋,恐怕还是为了这点事儿,就替你写了张帖子送到辛家,等过两天我带你们过去。”

    宋娴眼中一亮:“大哥今年不忙了吗?”

    宋行之一向紧绷着的那张脸上隐有了笑意。

    每年到这个时候,玉清观都会摆素斋,也连七天,到年前,然后关了道观大门,就等到上元节后了。

    宋娴五六岁的时候宋行之会跟着崔晚照一块儿到玉清观去吃素斋,之后这些年,他就都不去了,老说那些都是小姑娘家该去凑的热闹,他都长这么大了,才不去凑那个热闹。

    这两年宋娴每回都会提前来问他,要不要一起去,但是他衙门里总是有差事忙着,全都给推了。

    “今年也忙,但是可以抽出两三天的空。”

    兄妹两个已经出了赵王府的大门,寒风吹来时,宋行之的身形往宋娴身前挡了挡:“等到过了这两三天,我再回衙门里当牛做马去。

    母亲今年不得空,不到玉清观去了,你又不肯安分待在家里,总要去的。

    我早就想好了,今年我陪你去。

    这不是正好你近来跟元娘生分许多吗?我这个做兄长的,可不得从中调停一番。”

    ·

    等到了来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宋乐仪进了一趟宫。

    那天正好是休沐日,虞令贞本来说要进宫陪赵盈到太液池去泛舟,她把人打发出了宫,让徐冽带着他去练武场了。

    宋乐仪是一个人入宫的,也没带上辛蕙如。

    赵盈听说她来,叫挥春去准备宋乐仪爱吃的茶点来。

    母亲今年不得空,不到玉清观去了,你又不肯安分待在家里,总要去的。

    我早就想好了,今年我陪你去。

    这不是正好你近来跟元娘生分许多吗?我这个做兄长的,可不得从中调停一番。”

    ·

    等到了来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宋乐仪进了一趟宫。

    那天正好是休沐日,虞令贞本来说要进宫陪赵盈到太液池去泛舟,她把人打发出了宫,让徐冽带着他去练武场了。

    宋乐仪是一个人入宫的,也没带上辛蕙如。

    赵盈听说她来,叫挥春去准备宋乐仪爱吃的茶点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