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丹青睁开眼睛,偌大的相封殿已经空无一人,殿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李丹青坐直了身子,嘴里嘟囔着:“这女魔头,本世子如此劳心劳力,她竟然舍得把我一个人丢在这殿里,没心没肺,果然娶不得!”

    说罢这话的李丹青正要站起身子,身后却忽然传来一道声音:“确实比不得你家小弦音和那希温君会心疼人是吧?”

    李丹青闻言点头附和道:“那是自然……”

    但这话出口,他便觉得不对,赶忙回头看去,却见姬师妃正站在自己的身后,面色霜冷。

    李丹青只觉头皮发麻,赶忙退去一步,讪笑道:“刚刚是梦话,做不得真,在我的心中,长公主最是体贴温柔……”

    只是这样的解释,连李丹青自己也觉得苍白,更何况姬师妃呢?

    但出奇的是,姬师妃似乎并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与李丹青有所争执,她只是瞪了李丹青一眼,旋即便言道:“这些日子,你过得很辛苦……”

    “还是要多休息。”

    姬师妃显然并不是一个特别会安慰人的家伙,这样话的出口,对于姬师妃而言已经算是绞尽脑汁。

    李丹青耸了耸肩说道:“本世子的身子精壮得很,只是找到机会睡上一觉而已,长公主就不必担心了。”

    李丹青的话虽然说得轻松,但姬师妃却知道,以李丹青的肉身修为,能在这相封殿中睡去,这些日子以来,恐怕从未好好休息过。

    想来也是,如今这武阳朝,内忧外患,李丹青接手的那二十万大军更是鱼龙混杂,想要将这样一批人驯服,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姬师妃想到这里不免有些心疼,但终究不知道如何表达这份愧疚,只是在些许沉默之后,看向李丹青问道:“接下来你准备如何做?”

    李丹青言道:“自然是想办法出兵迎敌,总不能真的就在武阳城里面等着辽人杀到面前吧?”

    姬师妃倒是很赞同李丹青的观点,但相比于半个月前刚刚收到辽人入侵的消息时的热血沸腾,此刻的姬师妃见识过了朝堂上尔虞我诈,对于这事却多出了几分迟疑。

    “可是,你要如何做呢?”姬师妃又问道。

    朝廷上下明里暗里对此反对的声音不绝于耳,同时李丹青也没有足够的兵力去对抗辽人,而最重要的是,哪怕到了今日,众人也曾知道,纵横天下,曾经将辽人打得溃不成军的白狼军是如何轻而易举的在一夕间被辽人尽数屠灭的。

    辽人到底军力如何,又有什么隐藏的杀招,所有人都难以知晓。

    李丹青手上的兵马如何能与这样一支辽军抗衡,这是所有人都难以知晓的事。

    哪怕是对李丹青极度信任的姬师妃,对此也并不抱太大的期望。

    而听闻此问的李丹青却摇了摇头说道:“凶阴山就在西州郡,辽人的滥杀无辜,很可能会让事态的发展去到一个不可收拾的地步。”

    “就算真的胜算渺茫,这条路得还是有人去做,有人去守。”

    姬师妃闻言,眉头皱得更深了些许,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从李丹青的口中听到凶阴山这三个字眼了。

    凶阴山是武阳很特别的一处圣山。

    这一点姬师妃是知道的,相传凶阴山中封印着超出世人理解的凶物,而凶阴外的凶阴宗,也就是为了镇守这些凶物而存在的宗门。姬齐死后,作为监国者的姬师妃也曾翻看过一些资料,她发现每年朝廷都会拨下数量庞大的财物供应给凶阴山。

    其数量庞大程度,比起皇族本身的圣山镇龙山都不遑多让。

    但要知道的是,镇龙山上无论是收纳的弟子门徒亦或者皇族本身的宗亲数量都已经过了十万之数,而据姬师妃所知的是,凶阴宗从门徒到掌教,满打满算却不过十余人而已。

    这样的数量,却需要消耗朝廷这么多的财力,姬师妃的心中对其自然免不了好奇,但关于为何要这么做,起缘由却是机密中的机密,除了天鉴司的大司命以及皇帝本人,无人可以翻阅那资料,哪怕是监国的姬师妃也不例外。

    “凶阴山到底有什么?与辽人又有什么关系?”姬师妃在这时看向李丹青,终究是压不住心头的困惑如此问道。

    李丹青闻言看了姬师妃一眼,旋即却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到底哪里有什么特别,但老头子以前曾和我说过,白狼军之所以不能离开西境,当然有他自己优柔寡断,妇人之仁,舍不得看黎民遭受战乱的原因在,但更大原因却是,凶阴山不能落入辽人的手里。”

    “准确的说,是不能落入辽人皇室的某个人的手里,可那个人是谁,落入他手又会发生什么,我却不得而知。”

    “但老头子虽然有的时候不着调,可他在说这话时,那神情……”

    “绝没有半点夸大的意思。”

    说道这里,李丹青一顿,他看了姬师妃一眼,见对方眉头紧皱,显然还是没有想明白这其中盘根错节的缘由,李丹青索性又言道:“这事确实玄乎,可就算没有这事,难道你就忍心看着自己治下的百姓,在辽人的铁骑下流离失所?于情于理,这一仗在所难免。”

    “二十万大军是少了些,但这几日我就准备在城中征兵,同时让夏侯伯阳派人从各处调集兵马,尽可能多的调集队伍,集结所有可能的力量,跟辽人碰上一碰。”

    姬师妃闻言,也回过了神来。

    她点了点头,李丹青说得确实有道理,于情于理,他们都不能再这样龟缩下去。

    只是朝廷内部,太子与二皇子两党总是相互倾轧,以至于麻烦不断,朝廷根本难以汇集起力量。

    她看向李丹青问道:“项略文与陆沉戟已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从他们的手上确实难以再寻到更多的助力。但夏侯伯阳……”

    “按照之前玉植的分析,他这次出手相助,也只是因为有利可图,如今你想要让他为你征兵,你觉得他会同意吗?”姬师妃皱眉问道。

    李丹青也苦笑着摇头道:“本世子也不是万能的,平心而论,能从项略文与陆沉戟的手中寻来这二十万大军已经是意外之喜,夏侯伯阳为人精明,想要让他出血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相比于那两只老狐狸,他已经算是最有可能被争取到的对象,如今我们再朝堂之中并无根基,很多事情,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待会我就去他府上拜会,探探他的口风……”

    听闻这话的姬师妃也只能点了点头:“但愿他不会让我们失望吧。”

    轰!

    她正这样说着,相封殿外却忽然传来一声闷响。

    那声音极为沉闷,就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一般,而同时随着那声音传来,整个相封殿也颤了颤。

    或许,这样的说法并不准确,准确的说是,整个武阳城都在那时颤了颤。

    然后天色骤暗。当然,这时的时间已经到了傍晚,天色本就阴暗,可在那声音传来的同时,屋外的天色就像是被一块巨大的布遮住一般,一瞬间再无光亮。

    李丹青与姬师妃在那时皆是一愣,都神情错愕的转头看向殿外。

    只见那漆黑的穹顶之上忽然有一颗白色的星辰猛然亮起。

    星辰周身的白色星光只持续了一瞬间,便猛然开始暗淡,然后一道道猩红之色漫上了星辰,并且在短时间内便覆盖了星辰的周身。

    只是眨眼的光景,方才那闪烁着璀璨星光的星辰,便化作了一道弥漫猩红色光芒的事物。

    西盈十二、北缺十一。

    这颗星辰,是位于陆屋郡的枯月圣山的星辰!

    只是一瞬间李丹青便认出了这颗星辰的身份,而在认清之后的瞬间,李丹青陷入了更大的惊骇。

    因为这样的场景他曾经见过,在那应水郡时,阳山崩塌之时,阳星湮灭之时,也曾如此刻这般,万星俱灭,唯有烈阳星猛然亮起,然后归于永恒的死寂。

    那场景,与此刻的景象如出一辙。

    李丹青与姬师妃都在这时直直的盯着穹顶之上,那颗被猩红之色覆盖的星辰,不过眨眼的光景,那猩红之色开始变得炙热,也愈发的浓郁。

    在某一瞬间,这样的炙热与浓郁抵达了极致。

    然后,光团朝着内部收敛,下一刻,便汇集于一点,伴随着一道强光,彻底消失于天际。

    然后遮盖天地的布被退去,夜色再次浮现,天地归于平静,可所有人都知道,一颗星辰永远离开了这天地,一座圣山,也在这时倾倒。

    作为西境除去凶阴山唯一的圣山,枯月山位于陆屋郡。

    前些日子朝廷还收到枯月山掌教的来信言说会召集门徒誓死守卫陆屋郡,此刻的天地异象,依然将枯月圣山与辽人的胜负公之于众……

    那不仅是战败,更是被辽人彻底毁灭。

    咕噜。

    李丹青在这时咽下一口唾沫,侧头看向一旁还处在惊骇中的姬师妃,说道。

    “我想,现在,那位夏侯府主,应该不会再拒绝我了……”




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