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微淡淡的说着,同时回想着他一路上来的时候路过窗户看到的画面,窗户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是雪吗?

    这个念头在陶微脑海中一闪而过,随后被她丢到爪哇国去了,一层楼偷工减料也有两米八左右的高度,十三层那可是三十多米的高度,三十多米厚度的雪,这至少也下个一年半载,她总不可能一觉睡了一年多的时间,那她不饿死在梦里了?

    陶微一边想着,黎轻楠脸色一变,目光看向了背对陶微的背后。

    陶微下意识汗毛耸立,第一个感觉,她身后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扭头一看,愣了,这不就是之前在等电梯门口撞了她的那个神经病吗?

    男人的目光在陶微和那人之间扫视,落到黎轻楠的手里的锅铲上面,顿时脸色一黑:“都说了多少遍了,少做幺蛾子,也别想着出去,会有人来救我们!”

    说完,直接关上了门。

    陶微脸色一变;“这是?”

    “进去说。”黎轻楠面无表情的打开门。

    陶微犹豫的看了一眼打开门的屋子,左手紧握的棍子在手中攥紧。

    屋子很黑,只有打火机微弱的光在持续不断的照亮,陶微被她带入了客厅,客厅里有一个巨大的落地窗,不过落地窗却被一层坚冰覆盖,让人看不清外面的世界。

    黎轻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翻出来了一蜡烛点上。

    昏黄的的烛光之中,陶微将客厅之中的摆设一览无余,整个客厅除了茶几和沙发,其他的东西都罩着防虫罩,看起来就像是主人外出了很久刚回来了一样。

    “我两天前醒来的,你呢?”

    “我是……咳咳!”

    陶微一抬头,就发现黎轻楠不知道跑到了他旁边的位置,那张极盛的容颜,在近距离的接触下,吃年冲击力更大。

    黎轻楠看到陶微失态的样子,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带着一点笑意,陶微甚至从中看到 一点得意,不由得脸上微微有些泛红。

    “我是今天刚醒。”陶微咽了一口吐沫,终于刚才说到了一一半的话说完了。

    感叹了,人比人死,货比货扔,她不说长得堪比一线影星但是也算的上是美人一个。

    但是对比对象是黎轻楠的话,陶微只能说一句,有人就是上帝的宠儿

    “隔壁呢?”陶微说着指了指对面。

    “方亚同,比我们醒的更早,一直古里古怪的,说什么一定会有人的救我们。”黎轻楠看着陶微说着,脸上处露出了一个古怪的表情:“我都不知道他是神经病还是妄想症。”

    陶微刚想说,神经病包括妄想症, 就对上了黎轻楠那双勾人的桃花眼。

    顿时本来要说的话,莫名其妙的说不出来,

    脑子里面反而不合时宜的想起来一句网上关于桃花眼的话。

    一双桃花眼,不笑也含情。

    当被那双眸子注视的时候,你会觉得你就是玛丽苏的女主角,是他的唯一。

    陶微不想当什么女主角,但是她不得不承认,那双勾人的桃花眼,配上黎轻楠那那张脸,杀伤力有点大。

    突然!

    隔壁发出了一声尖叫。

    两人脸色一变,就从房间里面冲了出来,

    却看见那屋子本该关紧的门大敞开,而方亚同头上沾着鲜血,手上拿着一根棍子,阴沉着一张脸。

    “怎么回事?”黎轻楠沉下了脸。

    从他醒过来这人就一直奇奇怪怪的, 不过两人互不相干,黎轻楠也不想惹上麻烦,就没有管。

    “关你们什么事,乖乖呆呆在屋里面,会有人来救我们的。”方亚同气急败坏的说道。

    陶微听他说话的口气下意识皱眉。

    黎轻楠冷着脸想要硬闯进去方亚同的屋子。

    方亚同大惊:“你…你干什么!擅闯民居!”

    “方先生,我们怀疑你杀人了。”陶微拉着黎轻楠看着方亚同冷声说道。

    “我没有杀人!”方亚同脸色一变,飞快的否认道。

    “那你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这是我自己的!”

    “谁打的?”陶微继续追问:“难不能你自己打的自己?”

    黎轻楠眯着眼睛看着陶微气势大开,一步一步将方亚同逼到角落里, 不仅想到刚才在屋里,陶微看他脸时露出的不自然。

    本以为是一个会害羞的小兔子,结果居然是一直会露爪子的猫吗?

    “神经病!”

    方亚同骂了一声,一双眼在两人身上来回看,最后冷哼一声的关上了屋门。

    黎轻楠冷声道:“他屋里有打斗的痕迹。”

    方亚同开门关门的速度很快,黎轻楠却依旧看到了里面散了一地的东西。

    明显是经经历过激烈的搏斗。

    “我知道。”陶微说着,指了指地上的血迹:“打伤了方亚同的那个人,不在房间里面……”

    陶微就是看见了这个,刚刚才拦住黎轻楠,和方亚同吵也只是为了将对方逼回房间里。

    “下面。”

    黎轻楠看着昏暗的楼梯间并不明显的痕迹,直直的朝着下方的地方延伸过去。

    两人对视了一眼,两人顺着血迹,一路走到了楼梯,橘红色的打火机光若隐若现,两人一路往下,一直走到了五楼。

    血迹在五楼的一个储物间的们前噶然而止,那里有一个储物间,是保洁阿姨们经常放东西的地方。

    两人对看一眼,黎轻楠走在前面,两人小心的前进。

    “哐铛。”是铁制品掉落在地发出的声音。

    两人打开门,只看见一个眼眶通红的小女孩

    小女孩的身上还穿着夏天单薄的衣服,衣服有些凌乱看上去有很久没清洗,一双灵动的大眼充满戒备,一双手还紧紧的握着一根木棍,木棍上沾着血。

    陶微和黎轻楠在看到小女孩的只觉得头一阵钝痛,感觉像是有人当头给了他们一棒子一样。

    “你们都是坏人,坏人!”

    小女孩尖叫的声音才两个人的脑海里不断的回响!

    储物间里面的杂物凭空飘了起来,朝着两人砸了过来!

    黎轻楠瞳孔一缩,伸手拉过陶微的躲开,两人刚一站定。

    “滚开!你们都是坏人!”


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