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美又亲眼目睹了残忍的手术,和前前后后许多场手术一样,结局都失败了。

    这位大块头医生把患者的残骸扔在地上那一大堆患者中间。

    虽然没能挽救他们令他难过,但他知道自己已经全力以赴了。

    “伙伴,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吧?

    祖安那么多病人还等着治疗,要不你帮我筛选一些吧。”

    蒙多的脸上重新挂起微笑走到了娜美的床前,而后徒手将束缚住她的铁圈扯断了。

    “好啊,不过你可要克制好自己的情绪,不然我可不会帮你。”

    娜美松了一口气,在蒙多解决了炼金男爵的时候,她差不多已经放弃抵抗了,没想到蒙多还记得自己。

    有蒙多这样的打手跟在身边要找到路飞他们应该会顺利很多。

    她清楚英雄联盟祖安是个什么的地方,它是一片庞大的地下城区,坐落在皮尔特沃夫周边蜿蜒的沟壑和峡谷之下。

    交错层叠、腐蚀老化的排烟管网中泄露出各色烟尘,将上方射下的光线过滤成诡异的颜色,在祖安的工坊装饰的有色玻璃之间交叉反射。

    祖安和皮尔特沃夫曾经是联合统一的,但现在却分裂开来,各成一派。

    虽然祖安一直都笼罩在雾霾遮蔽的暮色中,但这里的繁华热闹却不让分毫,这儿的居民包罗万象,文化异彩纷呈。

    皮尔特沃夫的财富也带动了祖安的发展,让它成为了头顶那座城市的黑暗镜面。

    许多运往皮尔特沃夫的商品最后都辗转流入了祖安的黑市,有些海克斯科技发明家可能会觉得地上之城给他们施加的限制太严格,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会发现自己的危险研究在祖安颇受欢迎。

    对于不稳定技术和鲁莽产业的放纵式开发,让整个祖安的大片地区都遭到了污染,生存条件也变得越来越危险。

    剧毒的废水淤积在城市的下游地区,但即使是在这里,人们依旧能够设法生存并繁荣灿烂。

    走在布满积水的最下层,娜美轻掩口鼻以此阻止难闻的气味吸入一次性吸入太多。

    蒙多紧攥手中的锯刀,路上的行人看见他这副怪物的模样纷纷往其他地区躲去,生怕成为他的目标。

    不过街道尽头却有一个骷髅人随着音乐起舞。

    因为他的身上有海贼的标志,娜美也谨慎了起来。

    她也不敢保证只有他们一个团队进入了英雄联盟演绎模式,后续还有海贼玩家进来也不清楚别人的心思。

    娜美有意躲开,但对方却是注意到了她。

    “绝对错不了,你和我一样的吧。”

    蒙多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靠近的骷髅人挥动锯刀。

    后者轻松躲开,森森白骨的手指点了下娜美。

    “错不了,你也是海贼玩家。我这里有一个隐藏任务,我想我们可以一起看看。”

    骷髅很是绅士地向她鞠了一躬。

    任务!

    任务意味着更高的收益,娜美心一狠也是起了暂时合作的心思。

    “同伴,他的身体没有问题。”

    她说完,蒙多就停了下来。

    三个人来到一间酒馆,馆长看着娜美身边一个骷髅一个紫皮怪人,心里慌得不行但还是笑着迎客。

    要了一个包厢后,双方相互介绍了下自己。

    然后布鲁克就把手上的日记放到了桌子上,第一页是一张照片,下面附了一大段文字:

    ‘雇的一名杀手,隐于闹市,伪装成居民。

    只有训练有素的人才能看出他体内的野兽,正在央求着得到释放。

    我怎么能拒绝呢?对于自己这样疯狂的科学家如果不能用科学揭示生命的真面目,我的研究还有什么意义。

    两倍的剂量才能控制住他,抵抗力还真是惊人。

    不过正是这样的素质才能保证他挺过剧痛的催化并激发变形的过程,这次蜕变将把这个人类变为一个杂合的掠食者,整个祖安都将成为它的猎场。’

    而后下面又配了一副全是药罐子的图片,上面写有加粗的‘增强’字眼。

    ‘为实验对象做好植入准备,测试了一项艾欧尼亚战役期间观摩的肩胛骨手术,需要几分钟时间在骨板上钻孔,之后安装固定的炼金输药泵,泵入的诱发变异方剂会不断刺激实验对象。

    面对实验对象痛苦哀求,坚称自己不再是怪物而是好人,我选择无视,继续把多根专用导管穿入他的上肢近端,与动静脉对接缝合。

    这个过程实验对象全程保持清醒,嚎叫了六个多小时。

    我很振奋,他在晕厥之前坚持的时间比之前几次的失败样本要长很多,最后将机械增强体与脊髓神经纤维整合,需要缝合的创口极小。

    实验对象的状态稳定,正在恢复,我必须养精蓄锐准备迎接明天的操作。’

    然后是一些草图,上面有着‘关键催化’的字眼。

    ‘今天实验对象畏首畏尾,稍微有动作就会瑟瑟发抖,向药泵注入诱变剂并开启药泵,实验对象在束缚的工具里奋力挣扎,药泵将炼金药剂推入体内,开始了下一个阶段。

    药剂的效果立竿见影,实验对象的血管强烈收缩,并且出现了抽搐现象。

    药泵逆着阻力继续将药剂推入,实验对象猛烈地抵抗之后几乎带翻了手术台。

    和设想的那样,痛苦是改变的催化剂,它释放了炼金学反应的潮涌,激发了实验对象解剖结构的变异。

    然后出现了骨骼肌腱的断裂声音,实验对象的骨架开始发生变形。

    接着他的手腕穿出一根锯齿骨刺,他用力拉扯着束具,最后手腕齐根折断,整只收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刺耳的哀嚎。

    最后实验对象全身僵直,彻底不省人事,显然第一次变异失败了。

    我给他的伤口止血,稳定生命体征,或许我高估了实验对象的痛苦耐受力,需要重新校准,明天重新开始。’

    “啧啧啧...真是一场可怕的实验。”

    布鲁克看到这里忍不住吐槽起来。

    而见识过奥斯韦尔德疯人院院长对蒙多的治疗后,娜美对这些的感觉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只是认为祖安是一个比她想象中还要混乱的地方。

    ......

    实验还在继续,娜美翻动了页。

    ‘日记的主人回到实验室惊奇的发现断手依然在地上,它的表面没有呈现出腐烂和尸僵的迹象,检查实验对象的撕裂创面。

    苏醒后的实验对象对我进行了辱骂,攻击性的提升是炼金药剂带来的良好副作用,但最惊人的改变藏在了浸满了鲜血的绷带之下,一根肢芽,虽然是一个畸形的胚胎,但掠食功能的形态却独具美感。

    尽管这是已经距离半途而废停止操作过了好几个小时,但新的肌肉依然在生长,速度超过畸形骨刺的形成。

    或许应该是花更多的时间等待血清生效,结果会好很多。

    我的脑子里产生了新的方案,肢芽的样子在我的梦中浮现,它的优美形态和专注的用途却因悲剧性的失败戛然而止。

    如果它可以更加迅速的成长起来呢?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灵感火花醒来,通宵达旦地熔炼钢铁打造了一副框架。

    这些道具应该可以提供所需要的结构,一种组胚支架,让肢芽顺势生长,在自然的基础上进行改进可以很简单,只要自然母亲已经提供了好的设计框架。

    一定可以精进的,这次的操作限制让我不得不对实验对象进行麻醉并迅速完成,。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肢芽有新的生长,改变已经放缓但没有停止,分离畸形的肌肉、血管并把神经末梢嫁接道支架上,最后与炼金药泵连接整合成为同一个增强体。

    在最小的功率下可以观察到轻微的抽动,转移实验对象和加强束缚,还可以进行其他改进呢?’

    到这里一页结束,布鲁克双手一摊道:“我想我们可以出去散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的灰霾。”

    额...

    对于他的冷笑话娜美表示很无语,她只想要快点把日记的内容看完。

    认真往下看,显然日记的主人外出过一趟。

    ‘从边境市场回来,迎接我的是熟悉的味道。

    实验对象后背上爬满了静脉萎缩留下的痕迹,感染是从骨骼和药泵衔接处发生的。

    为此,他调整了药剂处方注入了新药。

    实验对象的昏睡被一声尖锐的咆哮打破,他的骨架开始破碎并重新架构,呈现出野兽的形态,奇形怪状的本性终于是开始浮现,可是随后,变异逐渐缓和并静止下来。

    增加了药泵的流量,剧烈震颤,每一次心跳都释放二倍的剂量。

    身体相应地扭曲,皮开肉绽犹如衣衫褴褛无法包容深处异变的野狼。

    伴随着药泵的隆隆作响,混合物在密闭的容器里吞吐激荡,压力越积越高。

    最后导管、封塞,血管相继破裂,爆炸声音接二连三,充满金属碰撞的质感,实验对线的束具彻底崩坏。

    一眨眼的功夫,他向我迎面扑来,身上的旧伤再次撕裂,心中的暴怒再次燃烧。

    我们短暂的扭打在一起,最后他渐渐虚弱,瘫倒在地上。

    他的嘴里念念有词,然后生命体征全部消失,身体平静下来,监测不到心跳。

    在左臂上滴加腐蚀性溶液,没有反应,实验对象死亡,我把尸体拖了出去,残余部分也丢进地沟。

    又一次,科学的进步被扼杀在低级生物的缺陷中,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失败同样也能扩充我的知识储备。

    只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一天夜晚在一阵骚动过后我迅速赶到现场,实验室后门却只剩下了折页。

    厚重的木板被撕成碎屑,实验室内部仪器和材料也是一样的遭遇,无一幸免。

    每样东西都带着同样的金属利刃割裂的痕迹,数小时的检查和印记对比确认了一个事实真相。

    那个实验对象活了过来并且还回到了这里,多么的不可思议!

    可我不清楚这是什么原理,但我的脑海中已经出现了许多疑问,不过最首要的,必须妥善组建新的实验室再把这头野兽找回来,开始下一阶段的实验。

    实验对象瘫倒之前说的词是什么来着?好像是...算了就从这个线索查起吧,或许会有收获。’

    可能是预料到日记会掉,它的主人并没有些出他的实验对象最后都说了些什么,最关键的信息缺失了。

    意义可比我想象的要小很多啊!

    “所以呢,你的任务是什么?”

    娜美认真看完日记上面的所有内容,开始和布鲁克研究起系统的任务。

    “没说,它就给了我一个提示,这本日记牵扯的内容可以获得更高的游戏收益。”布鲁克摊开双手耸动肩膀,“或许是它的主人,但我个人更加偏向‘实验对象。’

    我主动拦住你的目的也很简单,因为我对于英雄联盟游戏的内容不太了解,而你所在的海贼团参与过召唤师峡谷的对决,不管是对于这些区域还是每个英雄的认知都比我深刻。”

    “如果是实验对象的话我倒是有个大胆的猜测,上面提及了骨骼、野兽还有狼嚎。

    没猜错的话日记主人应该是要把实验对象改造成兽人,沃里克其实挺符合的。”

    “黑市,我们可以去那里。”

    蒙多觉得娜美想要获取情报,提醒她可以去那里观望一下。

    于是三人来到了黑巷,它是祖安生意人和小偷做买卖的地方,什么都能卖,全部都是偷来的。

    询问了很久,终于在一个少女那里得到了“实验对象”的消息。

    那时少女接手了一条信息,她要和一个名为斯宾罗男爵的人碰头并把重要的信息传给他,这样她就能获得报酬。

    斯宾罗男爵满脸的横肉和刀疤,她把信息放进了传音管,然后得到了低声的吩咐。

    女孩说道这里身子不由地颤抖了下,她似乎没有想到有一个怪物正在窃听着他们之间交流的内容。

    在她落单的时候来到了她的面前,更让人震惊的是这个家伙居然会说话,甚至还会写字。

    怪物让斯宾男爵惨叫,并从他那里拿了一条腿,现在估计男爵的假肢都已经生锈了。

    少女就这样慢慢的说着,似乎这些东西触及着她内心深处最恐惧的记忆。

    7017k




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