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第0585章 怎么对面多了家差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弯北,几辆大巴载着一群群身影从机场驶向市区,赵学延和雷芷兰、乐慧贞一起坐在一辆奔驰后排,在车队后方缓慢随行。

    “延哥,你以前来过弯弯么?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啊,都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乐妹妹挽着赵博士的手臂,眺望车窗外的景色时,情绪很兴奋。

    赵学延摇头,“没来过,这次顺势玩一两天。”

    在阿黛琳老奶奶小闹南韩这几天,九州传媒的发展也很稳定,大量从内地各高校招聘来的传媒业新秀们,抵达港岛后就被筛选出一波,有的飞往东京加入落樱放松和岛国太平洋报社。

    有的直接留在港岛。

    这一批,就是奔赴弯弯来开台的。

    要开台了,那么,赵博士身为大老板,过来稍微坐镇下,看一看自己的新地盘,也是合情合理的。

    从港岛飞来弯北才一个多小时,这本就是在家门口溜达啊。

    他在安排大队伍过来时,侯局早就提议了,要整一波专机接送,警车开道,市区内各种热烈欢迎赵总莅临弯北的接待方案了。

    然后赵博士拒绝了……他就是来看看,走走,最多呆一两天就要飞去南韩也看看。

    南韩的太平洋日报早就刊发了,电视台也运营一阵子了,这不是之前运营的全是从汉城招聘的南韩媒体人么,等大量内地、港岛的华人过去,才算给九州-半岛放送换一张全新面貌。

    到时候赵总过去看看,给员工们打下气,也是应该的。

    他从港岛来弯弯是门口溜达,去南韩也差不多。

    大巴加轿车队伍一路进入市区,抵达位于万华区的九州传媒大厦,这大厦都是新买的。

    看着大量员工们有序入内,被一些当地工作人员接待、接引,侯夫人娇笑着站在大厦雨蓬边介绍,“赵总,咱们集团大厦距离西门町很近,出门几分钟步行就到。”

    “那里曾经是整个弯弯最著名的电影街,虽然现在走向没落,可依旧有大量的戏院,等日后赵总的电影上映,可以最近观看电影的受欢迎程度了。”

    “我想到时候,也一定会引起轰动的观影效应。”

    九州传媒抵达弯北落户万华区,就是这里有整个弯北最著名的流行商圈,最繁华的电影街。

    西门町指的不是一条街,而是东京歌舞伎町那种町。

    弯弯的电影业会逐渐衰落,靠的就是疯狂推崇文艺片,歧视贬低商业片,然后就完蛋了。

    赵学延微笑点头,乐慧贞兴奋道,“我以前就听过西门町的大名,等下要好好逛一逛。”

    提起逛街,连雷芷兰兴趣都是大增。

    侯夫人也点头道,“祝你们玩的开心。”

    片刻后,赵学延带着两个妹子进了九州传媒大楼,侯夫人果断招手,从助手那里拿来了大哥大,“老侯,赵总可能会在弯北呆几天,逛一逛,玩一玩,你那边……”

    大哥大对面响起了侯局果断的声音,“我会做事的,戒严办法到现在已经三年了,是该再清扫一下街头了,免得影响到赵总的雅兴。”

    ………………

    万华区,几辆轿车行驶到一家临街的酒吧停下,因为时间还是下午,酒吧没有正式对外营业。

    一个穿着蓝衬衫,花白头发的中年人,踏步下车后,刚从兜里掏出一根烟,他身后的小弟就急忙点火。

    顺着火引燃香烟,中年对另一辆车上,走下的一个花衬衫寸头男眼神示意,起步走向酒吧内。

    片刻后,大堂。

    一群小弟坐在其他座位上或抽烟或发呆。

    花白头发的中年人则是喝着酒开口,“对,你们现在很吊,几十个角头、阵容坚强,特老姆的油水又多,然后咧?老屁股挡在前面嘛。”

    “你看你们老大,每天特姆的喝酒玩妹子,艋舺总有一天被他们玩垮!”

    “明明是一块这么好的地方!”

    酒水微醺中宣泄着情绪,说的气势正雄时中年再次点了一根烟,“你再看看我们霸子,他那个脑袋,每天不睡都在想啊,想组织要怎么发展,他现在一声令下就是细胞分裂!”

    “我们马上就不是几百几千人的帮派了,是几万人我跟你讲!”

    “枪一箱一箱从海上运进来,堂口一个一个的开,你咧?……”

    “……”

    “时代不一样了兄弟,好好搞,艋舺开一个堂,你就是堂主。”

    “我们都要有舞台嘛,以后天下是我们的!”

    ……

    在他传销头子级的挑唆和演讲下,花衬衫寸头男摁灭了烟抓起酒杯喝一口,“艋舺只有一个堂口,有困难,艋舺现在最大的两个势力,就是我们后壁厝和庙口,我们各有各的角头在挺,我这边当然没问题。”

    “但如果这局你想要成,一定要把庙口拉进来。”

    头发花白男若有所思时,原本安静的酒吧,门口处突然响起一阵争吵。

    等他和花衬衫一起看向门口时,很快就愕然看到,有守门的小弟狼狈推开门进来,开口就是喊着老大快跑。

    伴随他的话,一群荷枪实弹全副武装,防爆盾、电棍等器械齐全的警察就冲了进来。

    还有警察追上喊着快跑的小弟,电棍一开,直接电的对方哆嗦着摔倒。

    “卧槽~”

    头发花白男一个激灵起身,转身窜起来就跑向后门。

    花衬衫寸头男也是一脸的悲愤和憋屈,“淦,又来?!”

    他陈文谦身为艋舺一带最大的角头势力之一,后壁厝里新生代最猛那个,才从绿岛里放出来啊!

    84年戒严办法启动,那可是凶得很,但凡有前科的人,警察也知道你是混黑的,不管手里有没有证据,抓起来就直升机押运着送去绿岛。

    陈文谦就是这样进去的,蹲了三年,才放出来没多久,就又看到了三年前那熟悉的一幕??

    这特么太离谱了。

    还讲不讲规矩?

    亏他出来后还产生雄心壮志,想要联合外省帮,干掉自己那个老大masa大仔,自己上位当堂主呢。

    刚才像是传销头子一样鼓舞他,挑唆他的,正是目前全弯北最凶的三联帮堂主之一灰狼啊。

    灰狼口中那个一声令下,就像细胞分裂一样扩张势力的,就是三联帮龙头雷功,而雷功一清时也进去过,不过人家混的猛,钱多,出来的也就更早的多。

    陈文谦悲愤的大骂一声,也想跑时,冲进来的警察里才有人举起黑洞洞的枪口,砰砰朝天开了几枪,“都特么的给我蹲下!”

    “谁再敢乱动,我开枪了!”

    陈文谦哭着蹲下。

    经历过戒严办法的被镇压经历,他就知道,一旦警方再次出现这种超凶的气势,最好还是乖乖听话。

    就连已经跑出去十几米的灰狼,也蹲下了,因为……他已经距离后门不远了,后门也被另一波警察砸开了。

    片刻后,一个警察抓着枪走到陈文谦身前,抬手抓起对方衣领,一脸嚣张的笑道,“文谦,听说你们后壁厝最近很凶啊,前阵子足足有几百人,和庙口的人在龙山寺、华西街开片抢地盘?!”

    陈文谦深吸一口气,悲壮的为自己的解释,“李警官,是有那么回事,可当时我还在绿岛啊,这也算我头上?”

    李警察愣了一下,“你说的也是啊……”

    戒严办法三年后的时期,弯北的确又乱了不少的,远不是当年各种老大,躲在桌子底下、床底下藏身的时期了。

    西门町和东区、士林夜市被并列为青少年犯罪率最高的地区,同时,西门町也是弯北最著名的援助交易地带。

    青少年……

    闹得最凶最火的就是那些还在上高中的小屁孩,前些时间几百人规模的群殴械斗,也比得上港岛前洪兴一个堂口和东星堂口开战了。

    这样的西门町,怎么合适让赵博士带着女友逛街游玩?被那些底层混混冲撞骚扰到了怎么办?

    谁来背锅担责任?

    反正侯局长觉得,他是远远担不起这个责任的。

    所以就要做事。

    在李警察恍惚时,陈文谦试探道,“那和我无关啊,李警官,你这是……?我出来以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再也没有行差踏错过一步啊,就连我弟弟被人杀了,我都没想过找事。”

    他之前正在和三联帮灰狼谈着,该如何搞死masa大仔那种老顽固角头,自己上位,但那不是谈谈……还没做么?

    李警察点头,“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陈文谦惊喜,“那,不如把我放了?”

    李警察笑了,“你虽然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但我是为你好,这样,给你两条路,一个是去警署拘留室,一个是绿岛,你选一个??”

    神特么为我好,到底是为什么啊?!

    崩溃归崩溃,陈文谦还是快速道,“我选警署拘留室。”

    拘留室而已,没有罪名罪证,大不了蹲十天半月应该就能出来,绿岛,他已经在那里修地球修三年了。

    上次就是这样抓人,他身为后壁厝名气很响那个,被称为疯狗的人,稀里糊涂就被masa大仔丢出来背锅了。

    李警察笑着拍拍他,示意军装上拷,才走向也已经被制服的灰狼,笑着轻轻拍打灰狼的脸,“灰狼哥,你最近很红嘛,怎么样,你选哪条路?”

    灰狼狼狈的揉揉脸,“警官,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真遇到戒严办法那种级别的事,他们霸子雷功都要进去,后来风头过了花了大钱才能提前出来。

    他这种堂主级的,当然不可能抗。

    李警察淡然道,“接到上面命令,你们闹得太凶了,已经严重影响到社会风气,所以来此特别行动,给你们提个醒,洗洗身上的戾气和风尘,满意么?”

    灰狼无奈叹了口气,“满意,多谢警官。”

    李警察大气一摆手,“全带回去!”

    等其他警察们做事,押着所有人陆续离开时,李警察也揉了下额头,掏了根烟点上抽起来,人艰不拆啊,还是别告诉这群老大们,事情的真相了。

    如果他说是大人物来了,想逛街游玩,有人怕骚扰到大人物的兴致,就来这一出……

    估计灰狼和陈文谦等人都会被打击的事业心彻底崩溃崩坏的。

    赵总,那真是顶顶顶尖的大人物啊,毕竟,赵总满意了,随手从绿岛拉一个周朝先出来,都能改个名字去东京当传媒大亨的。

    去做电视台台长、报社社长,没办法更光鲜靓丽了。

    听说某位一直在筹备着竞选东京都知事的副台长,也是监狱里拉出来的衰仔,港岛仔……

    那要是成功了,日后来下弯弯都是要一哥出面接待,接风的啊。

    ………………

    万华庙口陀地,角头geta正在嗑着瓜子看自己儿子李志龙和和尚、蚊子、白猴等黄纸兄弟们在切磋斗殴技术,就被一阵喧哗声,汽车声惊动。

    等他抓着一把瓜子起身,看向陀地大门口时,就见到几个庙口混混被粗暴的推进大门内,狼狈跌倒。

    一大群警察呼啸入内。

    面对一支支抬起来的长短枪,李志龙、和尚、蚊子等人懵逼、怂慌时,geta急急走出两步,唰!

    原本没有正式瞄人的长短枪,至少十把都瞄准了geta。

    Geta大仔急忙举手,瓜子洒了一身,“各位警官,这……”

    领队的军装警大手一摆,“全部带走,谁敢反抗直接开枪!打死勿论!”

    Geta直接跪地,不敢再有丝毫反抗之心,问询什么的,还是算了,自从外省人们大规模抵达弯弯后,戒严什么的,青色恐怖啦,时不时都会发生。

    李志龙、和尚、蚊子等人看着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偶像或大仇人,这么怂慌的妥协,也是纷纷崩溃的认怂。

    然后被杀来的警察们快速制服,送出门外带走。

    你说李志龙等人还是高中生?前些时间段庙口和后壁厝数百人大混战,就是这几位率领起来搞的事,陈文谦的弟弟死了,也是这几位干的。

    陈文谦的弟弟狗仔孩也是个人渣,超渣,死了也不用可惜那种人,但这依旧能说明,警察们,没有抓错人啊。

    ………………

    夕阳斜下,等赵学延和乐慧贞、雷芷兰一起离开九州传媒大厦,观看着大厦前马路上车来人往的繁华景象,看几眼,雷芷兰都惊讶道,“延爷,怎么对面多了家差馆?我记得来的时候,还没有啊。”

    大厦对面,另一栋商业大楼一楼,真多了一个悬挂着差馆招牌的小警所。




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