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各位尊敬的旅客,本次航班即将抵达目的地龙国帝都国际机场,请提前做好准备,神风航空祝您生活愉快,再见......

    听着飞机广播传来的声音寒羽略显复杂的看了一眼机窗外这既熟悉又陌生的繁华都市。龙国,蓝星上的超级大国之一,帝都作为龙国首都毫无疑问是国际顶级大都市,寒羽就出生在这座城市,做为帝都顶尖氏族的少爷寒羽从小就过着高人一等的生活,但是这一切因为一个人而彻底改变了,这个人叫寒天是寒羽的父亲,在寒羽14岁时寒天不顾小寒羽的哀求和族人的反对将其送到了海外的神罚基地并下答了未满18岁不能回国的禁令,而自此以后寒天也消失了,而寒羽在神罚基地经过长达4年的训练与厮杀,终于又回到了这座城市。

    “先生,飞机已经安全着陆,您可以离开了。”空姐的声音将陷入回忆中的寒羽拉了回来。

    “好的。”寒羽起身向着舱门方向走去。“真是个奇怪的人。”刚刚的空姐看着寒羽的背影默默的道。

    寒羽走出机场之后一位60多岁的老人上前对寒羽恭敬道:“少爷”。寒羽看着眼前的老人深邃如星空般的眼睛浮现出一缕波动,老者名为寒福是寒羽父亲的管家寒氏的人都叫他福伯。“少爷在海外受苦了,族长在族内等候少爷,少爷随老奴走吧。”福伯看着眼前一脸淡漠地少年道,随后带着寒羽向远处的劳斯莱斯魅影走去。

    路上福伯通过后视镜看着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的寒羽内心默默无言,从前的寒羽活泼好动,而现在的他犹如换了个人一般,一脸淡漠带着丝丝冷厉如同随时都将暴起噬人的凶兽一般。似是察觉到了福伯的目光,寒羽睁开眼睛问道:“福伯,他......还是没有消息么?”问出这句话后寒羽脸上依旧淡漠如水,但其剧烈波动的眼眸无疑说明了其内心远没有表面平静。

    福伯非常清楚寒羽口中的他就是他的父亲寒天,于是道:“您的父亲他再把少爷送到神罚之后,就离开了,族长也不知道他的去向,过去四年一直没有哪怕一丁点的消息,族长曾经派人寻找过但是没有任何结果。”寒羽听后沉默不语,他已经预料到了结果。

    帝都东区,一座小山之上坐落着一栋栋别墅组成了一座庄园,这里就是帝都顶级氏族寒氏的所在,在寒氏氏族的正厅内坐着十数人,其中有老有少,坐在最上首的是一名老者,老者大概70左右虽然头发已经花白,但却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犹如一座大山压得人喘不过气,老者正是寒氏的族长寒云阳,在其下手是寒氏长子寒龙,寒云阳一共有五个子女,老大寒龙老二就是寒羽的父亲寒天,而老三则是女儿身。

    “父亲,小羽应该在路上了吧。”寒羽的大伯寒龙看着坐在上首的寒云阳问道。

    “嗯,寒福已经去接机了,算算时间应该已经回来了。”寒天阳道。

    寒氏正门处一辆劳斯莱斯魅影缓缓驶入庄园内,寒羽从车上下来看着眼前这离开了四年的地方内心颇为复杂。福伯也知道其内心的感受并未出声打扰,过了一会寒羽出声道:“走吧,福伯。”

    “少爷,族长还有您大伯他们还在正厅等着您呢,少爷还是先随老奴去正厅吧。”

    寒羽闻言后微微一愣 “爷爷在正厅等我?”

    福伯回道:“族长他得知少爷你今天回国后就一直在等你,还把你大伯他们也叫了回来。”

    寒羽想起那个平时总是一脸威严,但对自己确疼爱有加爷爷,内心流过一丝暖流。

    “走吧,先去正厅。”寒羽说完就向着正厅的方向走去,福伯也快步跟了上去。正厅寒云阳看见慢步走进来的寒羽眼中闪过一丝惊愕,没办法寒羽经过四年的血与火的洗礼,早已没有了曾经的天真与稚嫩,性格变得淡漠凌厉。寒羽看着坐在上首的寒云阳道:“寒羽见过爷爷。”寒羽的声音让寒天阳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冷漠少年复杂的道:“小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这四年你你受苦了。”

    “没有,就是危险了点。”寒羽平静的说道。虽然寒羽说的十分轻松,但在场只要对神罚基地稍微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那是一个残酷冷血的地方,稍有不慎就会殒命的下场。当初寒天执意要送寒羽去神罚的时候他们都是极力阻止但是什么都没有改变,当初他们都认为寒羽是不可能回来的,却没想到寒羽不仅没事还以这一届神罚的身份成功毕业了,即便他们这些身居高位的人也不得不佩服,果然是虎父无犬子!

    寒云阳看着面无表情的寒羽认为他在仇恨寒天便急忙道:“小羽,你不要责怪你父亲,他也是迫不得已。”

    “放心吧爷爷,我没有怪他,只是有些不明白而已。”寒羽的确没有责怪他,只是不明白寒天为什么要把年幼的自己送去神罚基地那种地方,就算是怕自己遇到危险也不用去学神罚的各种杀人技巧吧?随着寒羽渐渐成熟他觉得寒天再把他向一个完美的战士培养。而神罚基地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爷爷,你似乎知道些什么,可不可以告诉我他这么做是因为什么?”寒羽看着寒云阳道,寒云阳闻言一愣,他没想到寒羽竟然这么敏锐从他的一句话中就能推测出他知道一些事情。正厅里的人闻言也纷纷看向了寒云阳,他们也很好奇为什么寒天为什么要把尚且年幼的寒羽送去神罚那种血腥之地。

    本来我打算过些时候再告诉你的,不既然你问了那就跟你说说吧“具体情况我也了解的不多,当初他把你送去神罚之后来找过我,说他要离开了,我问他去哪可是他并没有回答我,只是告诉我如果你成功回来了,告诉你他给你留了一份财产,但我隐隐觉得他的离开可能和你母亲有关。”寒云阳慢慢的道,似是陷入了回忆中。“我母亲?”寒天闻言脑海中浮现出一道温婉女人的身影,寒天对于自己的母亲印象很淡很淡,只记得她很美丽脸上总是带着淡雅的笑容。“你真的去找她了么?”寒羽心中默默的道。

    寒龙看着还在谈论的爷孙二人对着寒云阳说到:“父亲,小羽刚回来,肯定也累了还是先让去小羽回去休息吧?”寒云阳闻言道:“对对,小羽你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肯定累了,先回去休息吧,晚上爷爷设宴给你接风。”寒羽闻言道:“好的爷爷,我先回去了。”

    寒羽回到了自己四年前住的别墅,别墅里很干净想来这四年来一直有人打扫。寒羽到寒天的书房里转了一圈,还和以前一样不曾有一点变化,寒羽回到房间后慢慢睡去。

    傍晚,寒羽被一阵门铃声吵醒,起床开门之后微微一愣,见门口竟然站着一个美女,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身材凹凸有致,不点而赤的小嘴开口道:“休息好了?爷爷让我来叫你去餐厅吃饭。”寒羽听到寒月的话后回过神来道:“好的,进来吧,等我一下我换身衣服。”话落侧开身让寒月进来。寒月坐在沙发上看着回去房间的寒羽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变了,变得让她觉得无比陌生,不再是曾经那个跟在自己身后叫着姐姐的小男孩了。寒月是寒羽大伯寒龙的女儿,寒羽因为寒天的关系和族内的同龄人并不熟悉,唯有寒月与他亲近他也喜欢粘着这个比较关心他的姐姐。

    “咔嚓”房间门打开换了一身衣服的寒羽走出来,看着沙发上发呆的寒月道:“走吧,寒月姐,我换好了。”听着寒羽叫出那熟悉的称呼,寒月露出了一个美丽的笑容,她知道寒羽或许性格改变了,但是他对自己的感情并没有改变,他还是自己那个弟弟,只是长大了。“嗯”寒月起身。

    寒羽感觉寒月刚刚好像有些变化,他摇摇头没去细想。跟上了走在前面寒月。

    路上寒月对着身边的寒羽好奇的问道:“小羽,神罚基地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啊?为什么爷爷他们总是很忌讳那个地方啊?”寒羽看了一眼一脸好奇的寒月淡淡道:“那是一个血腥,残忍的地方,寒月姐你还是不要了解神罚的事了,会给你带来危险的!”寒月闻言后面色一变 ,她像是明白了什么,她本身就是一个聪明白的女孩,便没有多问只是道:“姐姐知道了。”

    餐厅寒月寒羽到来后,寒云阳叫道:“小羽,来坐到这桌来。”寒羽走过去坐下,并未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吃着,期间寒云阳给他介绍了一些他并不熟悉的人,有长辈也有同辈,寒羽一一回应。

    饭后,寒羽找到寒云阳问道:“爷爷,我父亲他留给我的东西您知道在哪吗?我想看看或许有什么线索。”寒云阳闻言后道:“你父亲当初让我把这件事告诉你,但并没有说东西放在了哪里,他说只有你能找到,所以具体在哪我也不知道,但我想应该是在你熟悉的地方。”

    寒羽闻言后眉头微微皱起,自己熟悉的地方?

    寒云阳看着皱眉沉思的寒羽并未出声打扰。

    难道......

    突然寒羽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地方。

    有了目标之后寒羽决定去看看,便对寒云阳说道:“爷爷,我先回去休息了。”寒云阳闻言便知道他已经有目标了,但他并未说什么,而是道:“嗯,你回去休息吧。”

    寒羽回到自己的别墅,驾车离开了寒氏庄园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